Mu北北北_lansfu

清平乐·六月烟雨 六月烟雨,霡霂赶别离,一曲终尽人散去,试问闲愁几许?苦读三载寒窗,笑惹一场轻狂。未曾提名金榜,仍敢剑指四方!终于毕业解放了啊……瞎写一首纪念一下其实应该叫七月瓢泼大雨不是吗【滑稽】
遗忘 茨木童子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东西。 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,天空中皓月繁星,树木葳蕤的枝叶随风摇曳,影影绰绰。 可是他却不为情景所动,只是轻轻用手拂去额头上的细汗,入神的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酒吞童子。 他想把酒吞叫醒,可触到那人的肩膀,他又把手收了回来。算了……那样的事情,明天早上再问也不迟。他盯着朋友安稳的睡颜,忽然镇定了下来,幸好自己,还没有忘记他。 后半夜,无眠。 酒吞童子打算去找晴明大人。 原因很简单,茨木童子消失了。 魂祭那天早上,他一觉醒来,本打算踹醒茨木带他去京都看河灯,却发现旁边空无一人。酒吞以为朋友只是去买早饭,便坐在床边等了整整一个上午,直到肚子饿得开始咕咕叫,他才...
玄学玄学玄学!! 出一个ssr我就写一篇酒茨!!出一个ssr我就写一篇酒茨!!听说产粮能出茨木木和酒吞……我要试一试(・ω・)ノ
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日常十题 1,一起在家里看球 “继科儿,又进一个三分!” “你快过来看,这个投射特别帅!” “继科儿?” “……” “张!继!科!!” 旁边躺倒在沙发上的人儿眯起眼睛看向快要炸毛了的奶龙,抬起手臂搂过对方,迷迷糊糊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轻声说了一句“别闹,睡觉。” 呼出来气吹的龙队脖子痒痒的。 2,洗澡的时候送内裤 龙队在浴室一边唱嘻唰唰一边冲澡的时候,门被“哗啦”一声打开了。 来人扬着眉毛,手里拎条内裤,瞥了眼一丝不挂的龙队:“你忘拿了。” 洗澡的人一把抢过衣服躲到浴帘后只探出个头来:“忘拿你说一声,闯浴室算什么啊。”、 继科耸耸肩,一副无辜的样子:“谁叫你不拉...
归期 去福建之前,胖子说要去趟北京收拾东西,小花和瞎子也都各自去处理剩下的事务了。好不容易等了十年,总不能丢下这破瓶子一个人吧,我最后还是带着闷油瓶回了杭州。 顺便提一句,小花这杀千刀的崽子托人给闷油瓶办了个身份证,把住址却写成了我家,还一本正经的说他只记得我家的地址。不过,方便的是,他妈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坐飞机回杭州了。 出了机场拦了辆出租,司机还以为我们是来旅游的,不停的给我们讲西湖十景,什么断桥残雪啊雷峰夕照啊。我也没打断他,直到车快开到西湖边上的时候,闷油瓶突然提出来说下车走走。于是我付了车费,两个人就在西湖边上溜达。闷油瓶着个登山包,就静静的跟在我后面走着。我回过头去看他那副安静的模样...
我将逝去,而君永恒 被历史玩弄的人们,如果能作为普通人降生,恋爱,下辈子能在别处享受幸福人生就好了。 ———弗朗西斯 波诺夫瓦 时间冷漠的洗礼,造就了一章又一章的传奇。历史在不断的变迁,流逝,玩弄着命运中的每一个人。那些被古籍所记录下来的英雄,也早已化为尘灰,湮灭。最终所留下的,永恒不灭的,唯有国家与信仰。 他荣耀过,也衰败过。从墨洛温王朝,再到第五共和国,法。兰。西经过了上千年的沧桑的磨砺,变的波澜不惊。蓝白红的三色旗迎风飘扬在奥尔良的蓝天白云之下,意气风发。如果说在法。兰。西的记忆中有一个永生难忘的身影,那这个身影便是圣女贞德。 她有着金色的长发,褐色双眸。在栋雷米,...
做最好的自己!

© Mu北北北_lansfu | Powered by LOFTER